WHO WE ARE

01VC provides ventures assistance and strategic advice to entrepreneurs who is looking to revolution industry sectors.

We believe that as the world becomes increasingly networked, businesses and individuals who do a better job harnessing the power of future platform networks will win.

Headquartered in Shanghai, we invest in PreA and A round investments in several core themes: 2B+ (enterprise market place, vertical SaaS and supply chain), Copy from China (stablished / proven business models in China thats replicated overseas) New Vertical Content (mobility content, niche studios). We manage both a USD and RMB funds, fund backers are established giants in the China TMT Arena

WHAT WE LIKE

Significant technology or business model innovation

Unusual technology approaches, ventures into new markets or contrarian approaches to existing markets.

Large market, Enabled by the innovation at hand

Will you disrupt a large existing market? We love breaking monopolies. Or can you find a billion dollar market (versus a million dollar market) with a credible path to grow?

Short innovation cycles, move fast break things

Startups by nature take on more risk than larger, established competitors. Instead, we look for rapid innovation cycles so proof points and results are available quickly (whether good or bad).

HOW WE WORK

Our focus and mission: assisting entrepreneurs

We assist great entrepreneurs determined to build companies with lasting significance;We know and do what it takes to foster winners.

Strategic advice, creative ideas

We opined on and sometimes help refine business plans. We love working together to turn something good into something great.

A direct, straightforward style

We prefer brutal honesty to hypocritical politeness. We seldom vote against management teams in our board roles, but we can have strong opinions.

Our Investments

01VC Ventures Team

We look for “A” teams and founders – entrepreneurs who know what they know (and are the best in the world at it) but also know what they don’t know and are open to building strong teams to fill in those knowledge gaps. We invest more in people than in a specific plan, because plans often change.

Ian Goh

Managing Partner

Zhao Yong

Managing Partner

Member

Pei-fu Hsieh

Venture Partner

+view profile

Member

Grace Yu

Partner

+view profile

Member

Young Tao

Associate

+view profile

Member

Michael Zhang

AVP

+view profile

Member

Hua Tan

Finance Manager

+view profile

Member

Maggie Guo

Executive Manager

+view profile

0 and 1, the binary numeral system - Gottfried Wilhelm Leibniz

Mail: bp@01vc.com

Our News

News Feed
  1. 2011 年,《从 0 到 1》的作者、PayPal 创始人 Peter Thiel 设立了一个颇具争议的奖学金“20 Under 20 Thiel Fellowship”,试图用向每个入选项目投资 10 万美元、并鼓励创始人从学校辍学的方式,表达他对于高等教育这件事的质疑。

    Peter Thiel 自己毕业于斯坦福法学院,斯坦福也被认为是整个硅谷的创新引擎。但在项目的介绍页面上,他引用了马克·吐温的一句话:“I have never let my schooling interfere with my education.(我从没有让上学这件事干扰我的教育。)”

    在零一创投(01VC)创始合伙人赵勇看来,年轻本身就是对抗庸常的最好武器;社会所应该为年轻创业者提供的,就是犯错的空间,以及一点点通往正确方向的指引——

    “在主流的世界里,你犯错和正确的回报都是差不多的;而在逆向思考的、非主流思考的世界里,错误和正确的回报的机率分布不是均匀的——相比你一旦正确成功可能获得的收获而言,犯错的成本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创业的本质就是不断尝试,不断地犯错误,最终找到可能爆发的、对的那个事情去做。”

    在 3 月 11 日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演讲中,他分享了自己在数次创业过程中收获的经验,以及年轻时两次记忆犹新的失败。

    他说,创业不神秘、也非常好玩。如果你愿意经历一次从 0 到 1 的过程,不妨尽早行动。


    我是 2000 年开始的第一次创业,失败了之后到传统咨询行业做了一些工作,后来加入 KPCB,投资了中文在线和神州租车。然后在 2009 年再次创业,就是恺英网络,去年又创办了自己的基金,叫零一创投(01VC)。

    刚才主持人提到,这个伟伦楼国际报告厅是特别有气场的一个地方,马云、扎克伯格、库克、马斯克等改变世界的商业领袖都曾经在这里演讲。我自己是从清华毕业的,这个报告厅对我而言还有很特殊的意义,主要有两件事:

     第一件事,1998 年 9 月清华举办了中国第一次大学生创业大赛,当时四个团队就在这个报告厅进行答辩,台下坐着国内最早的一批 VC 做评委。最后我们团队以一个洗菜机的项目获得了冠军,今天看也算是创业的一个种子。

    当年参加大赛的很多人,现在都在创业这个圈子里积极奋斗,包括现在百合网创始人田范江、慕岩,清科创始人倪正东、美团网 CEO 王兴、副总杨锦方、中文在线创始人童之磊等。王兴当年还是个刚上大一的协会宣传干事,负责张贴海报,我们现在开玩笑说,美团地推的能力可能是从那时就开始积累的。所以,这里是一个和我很有渊源、很有气场的地方。

     第二件事,2000 年初,第一波互联网创业期,那时候我在经管学院读研究生。有一天晚上,就在这个报告厅听了一个讲座后,我跟 CEO 聊上了,然后一激动就退学创业了,所以这里也是我人生创业的起点。

    今天回到这里,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些过去做得对的经验、或者是一些失败的教训,希望给大家一些思考。


    创业者对世界的不同看法

    创业是一件挺难的事,成功率非常低。每年创业企业几百万家,拿到 VC 的投资可能也就四五千家。怎么提高创业成功率、选择创业方向呢?

    我自己也看了几千家的创业公司,总结下来,创业最重要的是“在什么重要问题上,你与其他人有不同看法?”,这是《从 0 到 1》这本书里贯穿始终的一个主题。

    如果画一个 2×2 的矩阵,X 轴上一个是正确的,一个是错误的, Y 轴上一个是主流的,一个是非主流的。在这样一个矩阵里,很自然的一个趋势就是大家会选择正确的,同时又是大多数人认可的一个方向。

     我在恺英网络也是同样的发展道路。2009 年起家时,我们做类似偷菜的社交游戏,后来很快也做网页游戏,平台火了又做平台。可以说在每次大浪的时候也能抓到一些机会,这些都是在主流意见都认同正确的方向上、采取了快速跟进的策略,拼的是公司的执行力。

    到 2013 年,公司发展遇到了瓶颈,年利润做到几千万这个台阶上后有点上不去了。于是当年我们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和天马时空联合做一款手机上的端游。尽管那时的市场主流是微信的打飞机、卡牌游戏等轻、中度的手游,我们还是想做一款领先行业两年的产品。

     产品花半年时间在 2014 年初做出来了,拿去给大的渠道看(包括腾讯、360、百度),反馈意见是惊人的一致——产品太超前了,品质太高。我们的游戏 App 大概是 200-300Mb,而市场主流是 30Mb。大家都说越小越好,便于下载,转化率高,在 500Mb 内存的安卓手机搞 300Mb 大的游戏,有谁会下载?所以是一片的反对声。

     后来事情有了转机。我的朋友尚进在小米负责游戏。小米是搞硬件的,他们对这个趋势可能更有研究,选择支持我们,就跟我们一起赌下来了。

    之后,我去韩国谈奇迹 MU 的授权,一开始韩国方面都没有听说过我们恺英网络,我每天早上八点半给他们打电话。韩国的时差比我们早一小时,就是他们九点半刚上班的时候。这样连续打了几个月,他们才愿意跟我们见面。

    结果他们一看,中国人能把产品做得这么好,别人的游戏人物形象都是做一面,我们做了六面,那些流光的特效、品质确实可以说是惊艳。最后我们将 IP 授权也谈下来了,这在 2014 年也是一个挺超前的事。

     结果到 2014 年底,智能手机的快速迭代给我们送来了一个巨浪:苹果推出大屏手机了,安卓主流机型的内存也升级到 1G 了,游戏玩家也突然厌倦轻中度游戏了……我们的重度手游《全民奇迹》应该说是生逢其时。

    《全民奇迹》是 2014 年 12 月 10 日全网上线的,当天充值营收就达到 2600 万元。那天晚上,我们和小米的总裁雷军一起开了香槟,庆祝这样一个行业纪录的诞生。

    做大多数人认为正确的事情,只能拼执行力和努力程度。而真正的突破只能来自于这样大部分人反对、但实际上正确的突破口。恺英网络 2015 年实现了 6-7 亿元的利润,实现了同比近 10 倍的增长,并成功在 A 股中小板上市、目前市值 300 亿,都是源自于这样的一个思考。

     所以创业方向的选择,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像《从 0 到 1》这本书里谈到的,要养成一个批判性的、独立思考的习惯。你如果跟大多数人有不同的看法,你可能是对的,也可能是错的,但是一旦是正确的,这可能会是一个非常大的机遇,可能诞生一个很大的公司。

     

    尽早奖励给自己犯错的机会

    逆向思考,或者独立思考,本身并不需要特别高的智商,关键在于有足够的勇气,而大部分人缺乏这样的勇气。中国首富、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曾经说过,“什么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我觉得挺有道理。因为胆子大是说你敢尝试,不怕犯错。

    如果你经常尝试,你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在主流的世界里,你犯错和正确的回报都是差不多的;而在逆向思考的、非主流思考的世界里,错误和正确的回报的机率分布不是均匀的——相比你一旦正确成功可能获得的收获而言,犯错的成本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创业的本质就是不断尝试,不断地犯错误,最终找到可能爆发的、对的那个事情去做。

    所以,在学校期间,我认为最重要的不一定是学习和考试,还要多去尝试不同的事,这个阶段不多从错误中学习是很可惜的。大家应该奖励自己去尝试,而且在自己的职业生涯里越早越好,会对未来的成长产生巨大的影响。

    分享两个我自己早期犯过的错误——

    我是 1998 年从清华本科毕业的。之前我的成长道路跟在座的差不多,老老实实读书,主要奋斗目标是成为年级第一名,也做到了。后来到了大五,暑假发现自己缺了什么东西,感觉学校里当第一名没有什么用,就找了实习、加入了联想。

    联想当时跟神州数码还没有分开,我当时去神州数码的 HR 部门做了一个暑假的实习,算是我第一次真正接触企业。开始做 HR 的时候挺激动的,后来发现部门的管理比较混乱,跟想象中的不一样。我心想,这算怎么回事啊,联想名气很大,但怎么没有体系,没有流程,没有制度,跟书上学的完全不一样?就感觉有点 low。

    我当时觉得我的空间应该挺大,回来在学校图书馆借了许多关于 HR 的书,实习两个月自己埋头写报告,打算要重整神州数码 HR 体系。后来到实习结束的时候,我把这个厚厚的报告递给总监,她看到这样一本大书非常惊讶,看着我说:感觉你不太适合做企业,你挺适合当个老师。

    我印象很深刻,当时非常伤感,因为大五毕业那段时间我每天都在想自己到底该干什么。本来有做企业的雄心壮志,没想到被完全否定了,特别受打击。这是完全不跟人沟通,照书搞企业的后果。

    1999 年,我去香港实习,去的是一家 IT 经销商公司做营销。我在香港的时候特别爱跟人沟通,大会小会都经常举手发言,老板越大我越积极。

    这很快引起了我的部门经理的不满,他说你得注意一下。可是我还感觉挺好的,跟领导的矛盾越闹越大,我还觉得是他嫉妒呢。我觉得自己是清华出来的,我懂得多一些。

    我记得当时离开那个公司最后一天的时候特别伤感,因为香港公司的办公室员工出门要刷卡,可我门卡已经上交了,要走的时候发现周围只有那个部门经理在,只好请他帮我开门。他把我送走了,很高兴的感觉,终于走了。

    两次的实习经历都不美好。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其实非常好,让我真正懂得企业是跟人打交道的地方。在年轻的时候犯的错误越早越多越好,否则你没有镜子可以照,你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也不知道自己犯了错误。

    所以希望大家在大学时代要能够敢于犯错误,甚至奖励自己犯错误。


    三类大学生可以率先创业

    2015 年全国大学生毕业 750 万人,如果笼统地鼓励去创业、或者说他们都不适合创业,是没有意义的。

    我的看法是,一部分大学生可以先创业起来。

    现在中国大学生的创业比例大概是 1-2%。刚才跟清华的老师聊了一下,清华每年毕业 4000-5000 人,直接毕业创业的公司大概 40-50 家,大部分是美院的同学,做一些工作室,因此创业比例确实非常低。

    我看到一份好像是联合国的报告里面谈到,美国的比例大概是 20-30%。中国的大学生创业比例太低了。我们经常拿中国的 GDP 跟美国人比,但是这个数据也得比比。

    现在知识的更新折旧非常快,大学生做一个新的行业,完全可以做一个颠覆性的事业。

    举个例子,如果你学汽车专业研究发动机效率的改进,可能一辈子改进 1% 就很了不起了,但是如果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效率可能会有指数级的提升:

    《资源革命》里面就提到,每辆汽车在整个生命周期里面平均只有 4% 的时间是在行驶的。全球每年的汽车销量近 1 亿辆,如果通过互联网的共享方式,把车的利用率从 4% 提高到 8%,那汽车每年销量可能降低一半。

    这样的颠覆性创新机会一定是属于年轻一代的。所以,在互联网的时代,大学生创业机会其实非常大。我觉得,有三类人特别适合尽快行动——

    第一类,“富裕二代”。不是带点贬义的“富二代”概念,而是指那些家里有商业氛围熏陶的同学,比如扎克伯格、比尔·盖茨,还有马化腾,他们创业成功率肯定不低;

    有些可能不一定那么富,但父母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有 2-3 套房,这样的同学也可以考虑创业。如果他们选择给其他人打工 30 年,年均税后工资 30 万,打一辈子工也就是一套房的钱,这样的家庭不创业真挺可惜。

    第二类,可以称为“在校赚宝马”。我见过不少创业者在大学期间就自己做个网站或者淘宝店,靠自己劳动就开上了宝马奥迪。这种商业天分,不去创业会很浪费。

    第三,极客级别的,我有一个朋友,是《全民奇迹》的开发商、天马时空公司的创始人刘惠城。他本科学法律,一入校发现自己对法律毫无兴趣,转学编程,一下就成顶尖高手。

    《全民奇迹》是用 Unity 开发的,他用两个月时间直接现学现用。我后来找了 Unity 官方的人去跟他交流辅导,结束后我问他:“聊得怎样?”他说:“聊得挺好的呀,他们请我去做讲座。”

    这种天才是存在的,总会有 1-2% 的人在天分上超过大多数人,不要让传统的道路来束缚自己。

    所以,我觉得有一批大学生可以应该尽快地干起来,这个时代,完全应该干这个事。


    最后,说说我们零一创投

    这是我和原来经纬中国的合伙人吴运龙在 2015 年新成立的 VC 基金,现在总规模在 5 亿元,去年参与投资了 20 多个项目,主要是 B2B 企业服务领域的,因为我觉得下一个 BAT 可能就要在这个领域诞生。

    我们基金名字叫零一,0、1,比特,是二进制下信息的最小单位。二进制是最简单的、也是很晚才出现的一种计数方式,却使得海量信息的存储、计算、传输成为可能。

    创业也是一样,3-5 个人就可以改变一个万亿级别的行业,这是什么感觉。创业者必须找到这个极简的支点,才可能来撬动一个几万亿的事。所以,我认为有很大的哲学思想蕴含在 0 和 1 里面。

     我刚刚跟学校也沟通过一个想法,我们想做一个零一的 CEO 门徒计划,今年面对清华同学开放,首批 10 个人。我们帮这 10 位同学挑选已经拿到 VC 投资的初创企业,去跟着 CEO,做他的门徒——

    一个月的时间里面,每天从早到晚跟着 CEO 开会,看他怎么招人,怎么开产品会,开技术会,怎么融资。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学习机会,因为最好的机会就是跟着 CEO 学。首先,你学到了东西,其次,你会发现创业公司的CEO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你也可以做。

    在很多国际级的大公司中,其实都有类似的计划,叫”CEO 的影子“(CEO Shadowing):像英特尔、亚马逊的事业部负责人在升职前,都要跟着 CEO 先共同工作一到两个月。我们希望在清华逐渐开始有这样的尝试,让更多同学了解:创业不神秘、也非常好玩。

    我们也期待在未来的时间跟大家有更多的交流和互动,希望下一个 BAT 能够在清华的校友里面出现。谢谢大家!

    +See Detail
  2. 相比于行政及传统市场手段来说,以信息流改造为基础的“比特整合”发挥了互联网的规模优势,对于整个服务行业、及其背后的资金流动趋势都将产生深远影响,同时也将在中国创造出史上最大的创业空间。


    供给侧改革的三种思路

    过去的三十年间,中国已经发展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5 年人均 GDP 超过 6800 美元。但在过去几年中,中国工业领域内的几乎所有主要行业,都出现了产能过剩的情况。相关企业多负债高企,亟需通过供给侧改革调整,完成产能出清。

    历史上,产能出清的过程通常涉及到以下三种模式:

    首先是行政干预。在 1990 年代后期的东南亚金融危机中,朱镕基总理积极推进产能整合,对一批经营不善,亏损严重的国有企业实行了“关停并转”。当时纺织行业为化解过剩产能而砸掉纺锭的场景让人记忆犹新,但同时也带来了超过 2800 万名国企下岗职工的沉重社会负担。

    行政手段这只“看得见的手”运作速度更快,背后的矛盾也更明显:谁来决定调整的方向和方法?如何预见其后续效果、以及造成的后续影响?如果无法与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配合正确运用,反而会造成严重的失衡。

    其次是资产重组。这种手段在西方国家更为常见。例如美国在 1883 年的大萧条之后,国内的石油、交通、煤炭、制造、冶金等几乎所有基础工业领域都出现了并购潮,强悍且长于资本运作的企业家如安德鲁·卡内基,最终垄断了全美 75% 的钢铁产量。

    但在中国,不仅是股市、债市等资本工具的发展还远不够成熟,全社会对于现代商业文明的认识也处于起步阶段。比如,企业主热衷于自己当老板,一手掌握所有的资源和利益。在起步阶段,这可能与企业需要调动的本地政商资源有关,但对于成熟企业来说,缺乏制衡的治理结构会带来很大的问题。

    最后是比特整合。这是互联网时代出现的全新模式,简单来说,就是改进信息流动的方式,带动以往效率较低的内部环节、以及行业上下游的企业一起参与整合。在整合的过程中,企业的部分核心职能(采购、销售、排产等)将被外部化。虽然股权、产权等可能不会发生变化,但企业的生产方式和利润,都将会被重新分配。

    相比于行政及传统市场手段来说,以信息流改造为基础的“比特整合”更为公平。因为这种方法不是单纯的“关停并转”,也不是强硬地将一批小公司整合成结构复杂的大集团,而是在保证小企业独立自主性的前提下,发挥互联网和信息数据的规模优势。

    可以预见的是,在行业上、中、下游普遍分散的 B 端行业中,这一模式将有非常深远的发展空间。这也是未来五年内,中国创业者可能面临的最大创业机遇。


    比特整合如何改变企业管理规则

    在互联网全面渗透企业服务领域之前,企业通常会选择自己构建 ERP系统,来综合管理物资、人力、财务及信息。这一模式模式在国外,不乏 Zara 或是优衣库这样的成功案例:通过对供应链的彻底改造,以及对近一半供应商的主动把控,一件衣服从开始设计到上架销售,全过程所耗时间从半年缩短到了几周时间内。不仅效率大大提升,也为企业创造了极为可观的利润,造就了世界和日本首富。

    但这类成功整合的案例背后,需要企业下定改革决心,并坚持投入几十年的时间、以及大量的资金。相比之下,同样从信息流改革入手的比特整合,不仅是在信息聚合、处理的效率上更高,也能根据需求,向交易平台或是 SaaS 服务的模式进行延伸:前者能够在服务大量客户时有效降低交易成本,后者则是通过外包企业只能,降低经营和人力成本。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美团:在普通消费者眼中,这是一个将巨额资本投入补贴战、从而在很多领域建立起市场优势的团购网站。由于低价模式下的消费者缺乏忠诚度,一旦流量红利枯竭,这种优势将不复存在。

    但如果我们从商户端的思路来分析美团的模式,会得到完全不一样的结论:传统模式中的商户为了获取、维护客户关系,需要投入巨额成本。在餐饮、娱乐等竞争激烈的行业中,许多家企业做同样的事,实际造成了很大的资源浪费。而美团通过前期的低价补贴,吸引到了大量的用户资源和数据,如果商家将其作为一个精准的销售渠道,能够大大降低自己的获客成本。

    在电影这类美团市占率极高的领域上,这种对于商户职能的整合及替代效应会更为明显:考虑到电影发行与销售环节的紧密结合,猫眼电影的预售及营销能力,以及与线下影院建立起的关系,都将冲击传统的发行方式,并对排片量、票房等关键指标产生影响。在这一模式下,美团已经基本摆脱了在线订票平台的角色,而是能够影响电影销售链条的重要环节。

    反观万达或是美国的 Viacom,在构筑自己在娱乐产业的优势时,都选择了更“重”的资产重组思路:Viacom 先后收购了 MTV、Paramount 影业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市值一度超过了时代华纳;万达则是将影院建设作为商业地产开发中的重要部分,并逐步向行业上游的发行(五洲电影)、内容制作(收购狮门影业)等环节渗透。

    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对整条产业链的资源进行统筹管理,并且将每一环所产生的收益收归己有。但在很多集中度更低的行业内,这种模式不可能再被复制。


    信息之外,比特整合在交易环节的想象力

    比特整合的另一个典型应用场景,是集中度偏低的货运行业。

    过去几年,滴滴打车对于出租车行业曾经造成了很大的冲击,但在类似 Uber 的私家车供给改革中,效果就欠佳。这不仅是行政干预、或是物权观念上的问题,而是因为私家车资源的集中度过低,在没有明确需求痛点的情况下,很难彻底改造。

    国内货运行业也有类似的问题:大部分供需都集中于中小公司,双方的信息化程度又普遍偏低,可以说市场空间极大、改造难度也极大。

    像“车满满”这样的创业公司就选择从 SaaS 的模式入手,利用免费的 TMS(运输管理系统)整合了全国接近 20 万家中小零担物流公司,以及上游企业的每日供应需求,合理配置车辆资源,有效提高了订单密度,降低了物流成本。

    这种模式对行业改造的影响力是巨大的,但也只是第一步。在通过信息确立了供需关系和解决方案后,在交易环节的资金流上,也会出现新的业务空间。

    例如,2015 年底成为 B2B 交易平台领域“独角兽企业”的找钢网,就切入了供应链金融领域,既向上游企业提供融资,也向下游企业提供授信,相比以往的同业拆借模式更为灵活,也增强了与平台企业的联系。

    利用交易相关的服务,先帮企业的核心业务省钱或赚钱,再从这部分利润中抽成。相对于付费,这种模式的发展空间更大,也更适合中国企业的发展逻辑。


    +See Detail
  3. 对于企业服务领域而言,2015 年的标签已从“元年”变为“爆发”。据统计,当年中国企业服务领域创业项目共完成融资 512 次,总投资金额达到 282 亿元人民币,相较 2014 年,投资金额直接翻倍。

    从昔日的默然沉寂,到现如今的万众瞩目。企业服务究竟是如何完成这次令人惊艳的转身的?未来,面对不断升温的企业服务领域,创业者和投资人又该如何准确把握前瞻趋势?

    零一创投合伙人赵勇表示:“尽管大环境在经济波动周期的影响下而下行,但互联网企业属于新经济体系,依旧会保持快速的发展。”在他看来,目前国内传统行业都面临上下游分散,中间环节、库存过多的痛点,企业服务创业团队正是应势而生。创业者通过互联网手段改造传统行业,相互融合拥抱趋势,未来的五年内,整个行业将通过信息、比特的方式,整合中小企业使之达到规模效应,最终使整个行业的供应链水平产生根本性的变革。


    零一创投早在 2015 年初便开始布局。历经一整年的投资和梳理,他们提出了企业服务的四大细分方向:

    一、B2D——云储存、大数据等开发者服务;

    二、SaaS1.0——通用管理型SaaS;

    三、B2B 垂直行业交易平台;

    四、SaaS2.0——垂直行业 SaaS 工具+交易。


    2016 年 1 月 16 日,专注于 B2B、SaaS 和电商创新领域投资的零一创投在成立一周年之际,正式发布《2015 年企业服务领域创业观察报告》,该权威报告以详实的数据和案例深度解读了企业服务领域行业发展趋势和未来走向。同时,零一创投合伙人赵勇,零一创投合伙人吴运龙,原腾讯高级副总裁吴宵光、刚成功融资 11 亿的找钢网联合创始人王常辉等行业与来自 22 个创新企业的数十位创业精英齐聚一堂,在新年伊始共话前瞻趋势,寻路行业未来。


    报告原文请点击以下链接下载

    2015Enterprise Service

    +See Detail

CONTACT US

ShangHai Office

Address: Unit 2802B, 28/F,
Blk 5 Corporate Avenue, Huangpu District
Tel: +021-63136288